进行孝道教育的好教材 ——浅析秦腔《清风亭》
http://www.lwxlz.com.cn/】 【2018-04-16 10:30】 【来源:中国川剧网综合】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wxlz.com.cn/system/20180416/000084366.html
文章摘要:,分组讨论团支书北京西站,最新推荐试论下塞上聋。

秦腔《清风亭》剧照

“风雨沧桑亭一座,见证了多少善与恶,善与恶、恶有果,清风亭上一曲悲歌……”秦腔一吼、满座皆惊。岁未年底,有幸观看了兰州戏曲艺术剧院(以下称市秦)的秦腔历史剧《清风亭》。

这部悲情大戏被市秦深情演绎,精彩呈现。两个多小时的演出中,演员唱腔时而浑厚深沉、悲壮激越,时而细腻柔和、凄切委婉。其悲怆华美、独具韵味的曲调和风格让人为之倾倒、沉醉,观众被台上演绎的故事情节及各位演员精彩的表演深深吸引着,被这台以弘扬中国孝道文化的大戏深深感动着,不同于平时看戏掌声叫好不断,而是屡次出现静场的局面,我眼噙泪花看完了整场演出。

大型秦腔历史剧《清风亭》讲述了嘉庆年间的一段故事。薛荣妻妾不和,妾周桂英生下一子,被妻严氏逼迫抛在荒郊清风亭,被元宵节赏花灯路过的张元秀夫妻拾得,取名张继宝,靠卖豆腐为生养到十三岁。后继宝受同窗学友讥讽,和张元秀夫妇赌气后离家出走,恰遇周氏寻子,母子相认。张继宝在清风亭被生母周氏强行带走,张元秀忍痛割爱,夫妻思儿成疾,每日到清风亭盼子归来。又三年后,张继宝得中状元,路过清风亭小憩。张老夫妻前往相认,不料张继宝忘恩负义,拒不相认,把老夫妻当成乞丐赏铜钱二百。老婆婆悲愤已极,将钱泼打其面,当场撞死、张元秀也气死于亭前。张继宝丧人伦遭天谴亦被暴雷殛死。

该剧为衰派须生、老旦的唱工重头戏,是“市秦”的重磅压箱大戏,由国家一级演员,梅花奖获得者张小琴饰演贺氏,著名文武须生王鸿斌和蒲建民分别饰演前后半场的张元秀。

张小琴饰演的张元秀之妻贺氏无疑是这台戏的一大亮点。她唱腔高亢明丽,韵味十足,扮相俊美,身段优美,表演独特,不管什么角色她都能出手不凡,灵气横生,演出她独有的特质。

这部戏中她的表演,可谓是行云流水,声情并茂,以情带声,以声传情,唱念做无不出彩。把握人物形象极为准确,演技成熟,做功稳健。张小琴本是演青衣、武旦戏的出身,这部戏中跨行当出演贫苦老旦戏,虽难度很大,却别有一番风采。表演质朴写真,把一个正直、善良、情态可掬的老婆婆演得可亲可爱,把贺氏塑造成了一个非常慈爱的老妪形象。她与张元秀同是惜子怜子护子念子的,但在表演过程中另有一抹打趣的或是苦中做乐的个性色彩,收到“以乐状苦”的舞台效果,从而使张元秀老人刚强执拗的性格侧面更为凸现。

张小琴在这部戏中唱腔丰富,气运贯通,在悲吟时如泣如诉,在激愤时嗓音响遏行云、撕心裂肺,善用高亢明亮的真嗓,善于刻画人物内心,能将自己完全融入角色之中,戏剧程式技巧运用自如。如带有强烈情绪的台步,表现跚乱的跪步、表现惊慌的搓步、表现焦急的乱步、表现苦累与无奈的尻坐等技巧,很多老旦不常用的唱腔与做功技巧都结合剧情、切合人物情绪得到了恰当运用,从而使得这出戏声情并茂,文戏武唱,具有强烈的艺术擒摄力,充分展现了这出传统名剧悲哀而深刻的主题风格。

失子赶子,贺氏急得近乎疯颠。“老头子,追上儿子了,你可千万别打他,让他吃了包子回来”。感人肺腑的念白,使现场戏迷情绪瞬间泪奔。做功方面,有巨烈的跌扑、乱步等动作。千山万水,老两口边讨饭,边找儿子。由于对人物个性把握得准,刻画精细,表演质朴的近乎于话剧的写实,把母亲对儿子的思念,对老伴的埋怨表现得真实感人,让人心酸。

盼子一折张小琴除了在身段、台步上把老态龙钟的特征表现得恰到好处,而且在唱腔上还把握住了低沉、沧桑的感觉,听起来发音位置与平时都有所变化。“想子盼子一场梦”,“忆往事心酸痛悲凉凄惨”这段,张小琴感情投入,唱腔优美,声音质朴,韵味悠长,直抵人心。由于对人物内心世界把握的准,人物情感刻画如精雕细刻,达到了强烈的艺术效果。

认子一折戏是全戏的高潮,张元秀夫妇已经年纪老迈、穷苦潦倒,难以生存,当得知儿子继宝做官的消息后,夫妇俩兴奋不已地相互搀扶着上前认子。在清风亭“状元爷”的仪仗前,张元秀认子被拒后,贺氏缓步移上前轻声道“……官老爷,你把头抬一抬?”时,她依然充满着美好的期望。正是这样可叹的错位的心理外释,使得这写“情”的戏细腻扣人、灵魂震颤,但张继宝忘恩负义,不认养父母。“娘为寻儿哭瞎双眼,儿为贪图富贵不认亲。一十三载养育恩,忘恩负义真可恨”。张小琴演唱得声情并茂,精彩的表演让人心碎。

戏末,老两口双双跪倒在张继宝脚下,张小琴的大段唱“儿啊儿啊连声唤,这声音呼你唤你十八年。”“十八年……为寻你清风亭上把泪哭干……”动情动容,凄婉哀痛。恳求相认,被断然拒绝,逆子像打发叫花子一般让手下扔给二百铜钱轰走了事。二老面对如此忘恩负义之徒,气得发抖,老婆婆愤然将铜钱朝逆子迎面摔去,对世道人心彻底心碎,当场碰死在清风亭,张元秀也悲愤难忍,气绝身亡。顷刻间把观众情绪点燃,为张元秀夫妇流下了难过伤心的泪水,又为张继宝的不孝气愤不已,纷纷谴责逆子的不孝。据说在乡下演出到此处常常会骂声四起,甚至有“打死他”的喊声。而此时,天庭震怒,雷雨大做,一个通天接地的霹雳,刹那间张继宝被天打雷劈,终遭报应。

剧中前半部戏的张元秀由“市秦”王鸿斌饰演,他善于唱做,精于念白,擅长喜、怒、哀、乐等感情的各种技巧,看得出他对角色有较深的体会,唱腔高亢激越,粗犷豪迈,很有感染力。精彩地诠释了“捡子”、“育子”、“赶子”的内心情感。失子的表演撕心裂肺,让人有切肤之痛,离别场面更是透彻骨髓的凄凉,让人不忍卒看。训子“苦命人心血掏尽全白费,奴才全把良心丧”,大段唱后一连几个十三年,唱得钻心挖肺,不由人感叹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失子后,大雪中的寻儿路上,张元秀夫妇思儿心切,他拖着急瞎了眼的老婆子,跌跌撞撞,悲哭哀嚎。充分利用了他扎实深厚的舞台技巧,如髯口功、搜门、二反及各种“台步”等戏剧程式,把两个老人艰难悲惨、相互支撑、相依为命、悲愤交加的凄凉晚境勾勒得入木三分。

后半部戏张元秀由市秦蒲建民饰演,他以高亢的声腔和鲜活的表演见长,行腔高阔,做功纯熟,富有撩人心扉的激情。“状元爷,我老夫老妻跪在你面前了,你就没有半点心肝吗……”字字句句饱藏着人世与心灵的呼唤,其台词音律节奏声调的把控恰到好处,很有穿透力。蒲建民的做功如跪步、抢背、磨棰子等程式运用娴熟,“毯子功”扎实,动作苍劲,表演极富张力。

全剧以雷殛张继宝结束,感天动地。既是对人间正道的呼唤,也是对人世险恶的无奈,借助神力摧毁人间恶行,在法制不大可靠的时代,不能说不是一个对老百姓心灵补救的办法。以顺乎民意、极为朴实的表演形式,呈现了一个感恩行孝、教化世人的故事,与普通大众、当代社会都形成了深刻共鸣。剧作自然、流畅,富有真情实感。张老夫妻善良、淳朴而倔犟的形象塑造得颇为生动,周氏、张继宝的性格也都真实可信。

《清风亭》因平民意识浓烈,具有“无不切齿,无不大快”的震撼人心的悲剧力量,故在后世舞台流传得很广,徽剧、京剧、汉剧、川剧、湘剧、晋剧、秦腔、豫剧等不少剧种均有演出,在我国民间影响较大。看该剧,满满都是父母的爱,虽只是养子。十三年含辛茹苦的抚养,五年日日夜夜的期盼,养育之恩不可忘。

 一曲清风亭,尽孝莫等待。该剧立足人物命运情感,剖析深入,直指人性深处,讽刺那些忘恩负义之徒,教育后辈尊孝父母,恩比天大。如若不然,必遭天谴。并将张元秀夫妇的“善”与张继宝的“恶”,做了鲜明的对比,或欲抑先扬,或欲悲先喜,且层层递进,步步加深,营造了戏剧情势,加重了悲剧氛围,深化了主题思想,强化了演出效果,让观众在戏曲文化中感受中国的孝道文化。

来源: 兰州新闻网    兰州日报

[编辑:唐瑜]
分享
相关新闻